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犹恐相逢是梦中(一发,月八)


尹新月性转,醒目!


算是《惟梦闲人不梦君》平行世界。

搜月八tag应该能搜到毕竟的神奇cp就那么几个。

我不禁痛苦的扶额我到底写了什么玩意儿。

以下




新月饭店的少当家的做了个梦,他在梦里是自己,也不是自己。

梦里尹少爷不像现在这样,需要勾心斗角的和兄弟争个昏天暗地,才得了个少当家,他一根独苗儿,得天独厚,可惜身份却不再是尹少爷,而是尹小姐,圆脸儿大眼,松花绿裙摆荡漾起来,像沐在澄澈春光下的苍翠山岗。

虽然壳子变了,芯子还是自己,尹小姐一段心机深沉,一腔男儿心肠,却困在壳子里不得施展。

而且这女身男心的自己,似乎爱上了人,那爱意燎原,是想去吞噬占有的热烈,火山岩浆般汩汩流动在心房,烧一片灰烬,近乎绝望。

梦境无比真实而连贯,尹少爷醒来的时候,眼角都是泪水,凉而咸,他的长睫毛被泪水晕染,优雅俊朗的面上依然带着求而不得的彷徨。他哑着嗓子喘,等平息下来,却发现把梦的内容忘了十之八九。

只记得的自己一身小弟打扮,扬一扬礼帽,就望见那人玳瑁镜子下的一对眼瞳,温润在外,张扬的媚意小心掩饰在内,偶尔潋滟波光泄将出来,便如银瓶乍破,媚眼如丝,惊艳惑人。

还有自己一步一步,于桃花盛放中眼含微笑的沉入湖底,湖水没过头顶,他不挣扎也不躲闪,那自杀一般的感觉实在让尹少爷难忘。

尹少爷自床头小抽屉里摸了铜胎画珐琅鼻烟壶,取一点儿放在虎口上,斜倚在席梦思床上慢慢嗅着,等白净肌肤上的汗水慢慢散去,才起身去用早已备好的西式早点。

梦而已,何须伤神。



烤的焦香的吐司片儿配着盛在骨瓷餐具里一碟四格的黄油,奶油,果酱和蜂蜜,尹少爷慢条斯文的用餐刀抹好,一口双面半熟的煎蛋,整条小火煎脆的培根,方才抬头,问侍立一旁的听奴:

“今儿你们要去接我那没见过面的义兄彭三鞭?”

听奴点点头,又觉得不对:

“是少爷您要去亲自去接。”

尹少爷眉峰一蹙,不是太高兴。

“派个车就罢了,我哪有功夫陪他们耍。”

“可是老爷走之前吩咐……”

尹少爷摆摆手,叉一块儿烤蘑菇,抿一口浓香的咖啡:

“知道了。去取我新订回来的那套银灰西装。”

彭三鞭娘亲跟自己的娘曾经指腹为婚,一男一女便是亲家,同是男子就是金兰。

亏的都是男的,要不谁要和他在一处,听听这诨名,就知道得糙成什么模样了。

尹少爷慢条斯理的放下刀叉,雪白餐巾抹抹嘴,小羊皮鞋折射着柔软的光线,迳自出门。



尹少爷在火车站看到张启山身边儿的齐八的时候,突然觉得恍惚,他觉得,这个场景,我曾经见过的。

齐八裹着皂玄貂毛儿,秋香色刺绣的金线盘扣的长衫锁身,面色白净,一副玳瑁眼镜儿卡在温玉似的面庞上,和顺在外,一段天然肆意刻意藏匿,傲人风华,半掩半露。

这人在那站着,就像命中劫数似的,让人躲也躲不开的往前凑。

尹少爷愣了半晌,拱手上前,对张启山一行拱手,笑问彭兄好,一对剪水双瞳时不时往齐八身上撩一撩。

客套寒暄,来回几句话,尹少爷就摸清了来人底细,这根本不是彭三鞭,不知道怎么驴了三鞭子的请帖来,匿名登堂,必然来者不善。

坦荡荡诚然畅快,可心怀鬼胎更好,反正我这边儿也没打什么正经主意,拿了你的弱点,才好漫天要价啊。

把人接回新月饭店,尹少爷就遣了人去查,新月饭店百年根基,消息网密密匝匝,很快就知道了这两个冒名顶替的姓氏名谁。

尹少爷笑的高深莫测,这约莫是奔着鹿活草来了。

他坐把藤条椅子,守在装鹿活草的保险柜旁边,手里握把马克杯,在咖啡里放一块方糖,跟那等。

做贼的,总归不会正大光明的来拍卖会上砸钱吧?真金白银,哪怕是长沙布防官,也未必糟蹋的起。

于是还真给他等来了。

来的是张启山,不是齐铁嘴,尹少爷不乐意了,漂亮的远山眉一皱,没好气儿的:

“怎么是你?”

张启山作贼心虚外加一头雾水:

“那……那我换个人儿来?”

几番交谈,两个人交了底儿。

新月饭店的规矩,想把东西拿走,要么凭实力,要么拿命换,东西给你陪葬,

尹少爷笑笑,抿嘴咖啡,说,其实还有第三条道儿,你听不听。

张启山也是人精,看尹少爷一脸道貌岸然的人渣笑,便知道这第三条道,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,于是干脆不问,拱拱手:

“谢尹少爷提点,我会好好考虑。”

……



张启山晚上和齐八商量了一下,觉得还是走正经路子,拼尽家财,点了天灯也要给二爷把夫人保住。

但是齐八意外的对尹少爷的第三个条件很感兴趣。

那人俊的出奇,举手投足的风流优雅,眉眼里一点人渣笑意,却恁的勾人喜欢。

齐八爷觉得有点心动。

于是八爷又有点庆幸佛爷今儿没偷到的鹿活草,这样就还能和这个有意思的京城贵少呆一段。

人呆在一块,就有故事。

有故事,他就可以和京城贵少尹公子,好好过过招。

当然八爷不知道故事发生的这么快,昨儿晚上秉烛夜游勒紧裤腰带下了好大力气才决定点的天灯,完全用不着点了。

拍卖会取消了,据传新月饭店少掌柜的要拿拍卖会的珍宝聘媳妇儿。

来自东北的老张绝望的和来自长沙的齐八爷表示,老八,你就说你想要鹿活草然后拿命换,我拿着你的陪葬去救二爷老婆啊?

齐八爷表示去你妈的就你会搞事儿,我是你的迷弟你也不能这么糟蹋粉丝。

状况乱的一团糟,最后还齐八为了保命不得不去探索尹少爷说的第三条路。



我也不知道敏感词在哪。

妈个鸡。

完整版一楼。

评论(54)

热度(2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