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雪梨盅

齐八买了一堆雪花梨,嫩嫩的黄,圆滚滚的,一个一个,滚在一起,没得可爱。

齐八拿把刀把雕花的小刀子,眉眼精光,一刀下去。

把雪梨连着把削掉了一片,然后把梨果核挖干净,剜掉梨屁股,干干净净的像个小盅。

他看着觉得挺可爱,然后把川贝捣得碎了,放到小梨盅里,扣上刚削下来的梨盖子,放锅上蒸了一刻钟,水淋淋娇嫩嫩的梨子香里混上了顶好闻的川贝香。

成了。

齐八眉眼弯弯,找个两层螺钿漆盒子,走的像个小鸭子似的,颠颠儿的往红府去了。

二爷最近受了风寒伤了嗓子,咳嗽咳嗽的,别说唱戏,连人都懒待见。

小阿四看到齐八,赶紧通报,师父,齐八爷来啦,端个黑盒子,走的像个鸭子似的,撵不撵呀?

二月红眼睛往阿四脸上一剜,说,撵什么撵,没规矩。

阿四挨了骂,这个委屈,上午张大佛爷来见您不一样撵出去,偏心眼,然后委屈个嘴巴,摔摔打打的请齐八进来。

齐八也不在意,端着个漆盒子舞舞扎扎。

“二爷,快快,我给你蒸了川贝雪梨盅,趁着热,一天三顿最护嗓子了。”

二爷咳一声,接过来,尝一口,比起生梨更温柔甜润的清甜的香。

“吃完呀,不许剩。”

二爷一直年长齐八,素日只有他训齐八的份儿,可这次却听了话,一口口吃完,嗓子舒服多了,不那么紧,也不咳嗽。

齐八得意:“看,好了吧。”

二爷抿嘴乐,颊边一个梨涡,说,不好使。

齐八眼睛溜圆,说,怎么不好……

话还没说完,就给人一把捞去怀里,清清浅浅的吻带着梨盅的香味,落在唇边。

“这才好使了。”

“雪梨再润,不过是药引子。”

“小八……”

唇接着唇,银丝粘连,一次次,分开又追逐。

“你说是吧?”

……
……

雪梨盅





评论(44)

热度(2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