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我爱我们主任,我听她的课,正事儿也活泼闲事儿也活泼。

云收雨歇后,齐八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小片儿熟宣一小块朱砂红,害羞又期待的求六爷给他盖个手印。

六爷问,干嘛?

齐八就腼腆一点不像平时口若悬河的神算子,嗫嚅说,想留点什么。

又说,六爷要是不喜欢,也可以给我留一缕头发……

于是六爷不再问,盖了手印。

夜晚,齐八在自己堂口里,把盖了手印的纸贴在一个小本子上。

往前翻翻。

前一页是贝勒爷的印。

在前一页是张启山的名章和小张的字儿。

再往前是小尹少爷的情话。

再往前是解九爷写的棋谱。

再往前是陈皮阿四画的螃蟹。

再再往前……

齐八眉目潋滟的笑笑,想,下次我要去谁那,收藏点什么呢?

评论(38)

热度(1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