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桃花劫(三)end

卧槽花总怼的爽!

安颜若素:



桃花劫(1)http://t5130016044.lofter.com/post/25a8d6_c1e845d


桃花劫(2)http://t5130016044.lofter.com/post/25a8d6_c21508d


警告:本章含大量怼尹小姐情节,不想吃的可以不吃,吃了也不要在本文下面喊雷


(3)


“你怎么又来了”




“老八以后争取少来,不对,是争取不来”




齐铁嘴咧嘴笑笑,拱拱手,摇摇摆摆的就朝外走,走到门口的时候,厨子老王屁颠颠的追上来,手里托着个白瓷小盏,里面盈盈一汪豆腐脑。




“八爷,后厨刚新鲜点豆腐脑,您吃了再走”




齐铁嘴手拢在袖子里面,白瓷盏里的豆腐脑衬着日头,上面的绵白糖还没融开,老王笑的憨厚:“八爷,灶上还温着莲藕汤呢,也是昨儿刚进的,您要不去我们那儿吃些豆腐脑垫垫饥,汤也快好了,吃完刚好喝碗汤,您要喜欢,回头我让人给您送过去。”




齐铁嘴也不计较,一撩袍子,挑了干净的地儿坐了,用勺子搅了搅,豆腐脑点的极嫩,稍一动作就化了开来,舀上一口,入口鲜甜嫩滑。




齐铁嘴慢悠悠的把一盏豆腐脑就着佛爷府里的晨光吃完了,转手就把白瓷盏递还给老王,笑嘻嘻的看了眼老王,道了声谢,一抹嘴扬长而去。




副官跟了出来,副官问:“八爷没去喝汤?”




老王叹口气道:“八爷心里不开心”




副官乐了:“你这也看的出来”




老王撇了眼副官,指了指碗里:“八爷多挑,往日里豆腐脑里若是搁了绵白糖,八爷早就闹了,今儿全吃下去了,看起来气的不轻,副官,你说好好的,佛爷去趟北平带个女的回来是个什么意思?还夫人夫人的喊上了,你说这府都没过,怎么就……这女娃子怎地就这么不要脸?”




副官蹙了眉头,有些不耐烦,还没张嘴,老王甩着胳膊就回去了。




齐铁嘴走的远了,自然是不知道他走了之后佛爷府里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,他大清早的去寻张启山,被尹新月没大没小的怼了一顿,他自然是不气的,尹新月一事,他去北平之前就掐了出来,原本以为是浮水桃花,流水而过,没想到这尹新月不依不饶。张启山命格极为硬,寻常女子根本就压不住他,尹新月的命放在旧日里,指不定还是哪家皇族的当家,只是乱世之中,流年乱纷,尹新月的这枝桃花便就不依不饶的缠上了张启山




你说齐铁嘴不慌不乱,那是假的。




齐铁嘴并非无情之人,雌伏与张启山身下,若不是十万分的动情,谁又愿意赔了自己。若是平日里,尹新月之流并不在他齐铁嘴的眼中,只是现下她和张启山悄悄儿的有了机缘。




一时之间,齐铁嘴也是乱了分寸。平日里说着知天命而乐,万事随缘即可的齐铁嘴,现下走道儿都觉得发虚。




踱到街口的时候,沈家娘子的牛肉粉刚好出炉,早上齐铁嘴为了二月红的事情没用早膳就去找了张启山,方才一盏豆腐脑压着肚子里的饿,让沈娘子家的牛肉汤一勾,肚子又饿了。




齐铁嘴搓着手刚要入座,沈娘子俏脸一冷,拽着齐铁嘴躲到一边。齐铁嘴让她拽的莫名其妙,沈娘子道:“齐爷,我的好齐爷,你今儿赶紧回去躲躲”




“我躲什么呀?”




沈娘子正欲说话,只听一把清泠泠的嗓子在背后响了起来




“八爷,我等你多时了”




齐铁嘴只觉得这声儿像股凉水,从脑后勺一路灌到了脚底心。




齐铁嘴回过脑袋,只见自己常坐的位置上,坐了个姑娘。




巴掌脸,柳叶弯眉,皮肤白的有些透明,一身藏青素色旗袍,领口上镶着一圈毛边,衬的那张脸更加小巧。此时姑娘安安静静的坐在那边,两碗牛肉粉摆在面前。




姑娘对着齐铁嘴微微一笑,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:“八爷请坐,再不吃,要凉了”




齐铁嘴反手拍拍沈娘子,一撩袍子就坐在了这个姑娘的面前。




姑娘拿起面前的筷子,挑了一筷牛肉粉慢慢的吃着,齐铁嘴尝了一口,温度刚刚好,有些烫口,恰好是他最喜欢的口感。




齐铁嘴摘了眼镜,慢慢的吃完了碗里的东西,放下筷子,拾起眼镜。对面的姑娘也恰好用完,筷子放在碗边。




两个碗面对面的放着,齐铁嘴的筷子放在左手,姑娘的筷子放在也放在左手边,碗里剩下的东西也相差无几。




姑娘抽了手绢,仔仔细细的擦过嘴角,再把手绢放回怀中,嘴角一抿,露了个笑,笑不到眼底,齐铁嘴看着发毛。




“八爷是不是现下算不出任何卦象?”




齐铁嘴皱眉,姑娘说的没错,他此时此刻竟是无法起卦。




“八爷勿用担心,我不会害您”




“因为我也姓齐,单字一个宣”




“我便是你,你便是我”




最后八个字,姑娘说的极轻,每一个字都震在齐铁嘴耳朵里。




齐铁嘴被唬的朝后退了一步,那姑娘身法极快,须臾之间便是立到齐铁嘴身边,伸手轻轻一带,齐铁嘴便是安安稳稳的立了起来。




齐姑娘熟门熟路摸去了齐家的香堂,小满一开门,便是被眼前吓了一跳。




自家八爷让个妹子挽的结结实实。那姑娘也不见外,直接对小满说:“今儿咱们爷不出卦,你收拾收拾先回去罢,我与八爷有事商量”




小满哦了一声,乖乖儿的把东西收拾好,关上门的时候,忽然觉得不对。




八爷一个字都没说,我凭什么听她的呀?!




齐铁嘴一路如梦游一般被人拉到内堂,姑娘按着齐铁嘴的肩膀坐下,自己熟门熟路的摸出了齐铁嘴私藏的好茶,泡完了之后递给齐铁嘴。




齐铁嘴饮了一口茶便是心痛万分,这茶叶可是花了大力气从解九那边讹出来的,这个姑娘倒是不心疼,直接滚水一泡就端上来了。




姑娘喝着茶,面上八风不动:“心疼茶钱了?”




“倒也不是”




“齐爷,你何苦在我面前装”姑娘抬起头,齐铁嘴这才发现这个姑娘的眼睛乌沉沉的,人看的久了,会不舒服。




“你是会不舒服,旁人平素是不会来瞧着我的眼睛的”姑娘放下茶盏,起身在屋子里溜达,最后坐在书桌后面的太师椅上。




齐铁嘴贪舒服,张启山又乐的哄他,专程给他打了一把太师椅,放着锦绣的垫子,垫子上的花纹都是张启山差人找了最好的绣娘绣出来的。




现下绣垫让这齐姑娘踩在地上,一双绣鞋踏在垫子上,齐铁嘴瞪的眼睛不是嘴的。




姑娘又笑:“又心疼了?放心,我这鞋子也是张启山寻人做的,喏,鞋垫也是他帮我剪得,张启山做的鞋子踩张启山的垫子,算不得亏”




那姑娘笑起来,一小朵梨涡绽在嘴边,俏生生的,倒像是个小姑娘一样,齐铁嘴不知道为什么就松了口气,从抽屉里面摸出小半包瓜子递过去,抓了一把,余下的就放在了姑娘手边:“那个,齐姑娘,现在也没外人,你给我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”




齐姑娘接了瓜子,伸着手指一颗颗的剥。齐姑娘话不多,但是足以让齐铁嘴明白了个来龙去脉


这齐姑娘来自另一个世界,那个世界里面,也有长沙九门,齐姑娘行八,人人都喊她一声八娘子,做的也是算命的行当。机缘巧合的就来了这个世界。




旁的,这齐姑娘也不多说。只说来了这个世界举目无亲,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找的齐铁嘴。




齐铁嘴到底是个心软的,磕了一小把瓜子之后,就把这个事儿就接了过去。




齐铁嘴说:“那个,左右你是个姑娘,住我这儿总得有个名份,早年我有表姨妈,她得了个姑娘,那就劳烦齐姑娘你先顶着我表妹的名份暂住我这里了,屋子不大,有些委屈了。”




齐八娘子倒是也不客气,笑了一笑,递给齐铁嘴一把瓜子仁:“那这个就权做礼金了”眼睛一转,齐八娘子又是一笑:“这表哥表妹的听起来总是有些暧昧……”




齐铁嘴也跟着笑:“倒也是,污了姑娘清誉了”




齐八娘子咯咯的笑了起来,整个人都要倒在椅子里,齐铁嘴让她笑的浑身发毛,齐八娘子擦了擦眼角:“对不住,许久没人这么对我说过了”


“诶?”


齐八娘子坐起来,人还是那个模样,只是眼角带了丝丝媚态,一张冷冰冰的小脸登时是活色生香,齐八娘子道:“哎呀,未对齐家哥哥你说过,在我们那儿,我八娘子可是没有什么好名声呢”




“??!”




如此,齐铁嘴便是凭白无故的多了个表妹,佛爷不过府叨扰,反而生意也好了起来,小满忙不过来的时候,齐八娘子也会出来帮把手,忙忙碌碌小半个月。齐铁嘴依旧没有办法如何送这位齐八娘子走,小满倒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明里暗里的对着这个八娘子频送秋波。齐铁嘴好笑之余,想起当日齐八娘子一句没什么好名声,又看看八娘子脚上那双看起来就做工精细的绣鞋,心中不由得泛起嘀咕。




张启山不来烦扰的日子里面,连带副官也来的少,晚上齐铁嘴与齐八娘子饮酒推棋,许是一面双生的缘故,下棋也好,饮酒也罢,二人倒是步调一致,常常是纠葛好几个小时到最后还是一局平局。




晚上用过晚饭,齐八娘子正从齐铁嘴的私库里翻出一副翡翠棋牌,正要找齐铁嘴下,门就被敲的山响。齐铁嘴披着单衣开门,只见张副官平日里一张八风不动的脸因为慌张变得红彤彤的,齐铁嘴拍拍张副官的肩膀:“有什么事儿,慢慢说”




“八爷,不好了,出大事儿了,佛爷。。佛爷他……”




“张启山怎么了?”齐八娘子闻声而出




张副官沮丧着脸:“尹小姐不知道从哪儿淘来的一枚戒指,说是给佛爷掌掌眼,佛爷接了戒指就昏迷到现在”



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


“就一个多时辰之前”




齐铁嘴一拍大腿,身上的衣服胡乱的穿好,抬腿就要跟着张副官走,齐八娘子一把拉住了齐铁嘴:“我和你一道去”




“……?!”张副官一脸呆的看着齐八娘子,齐八娘撩了撩头发,嫣然浅笑:“我是八爷的表妹,也是他没过门的妻子,略通医道,也跟着我夫君去看看”




齐铁嘴张口结舌的看着齐八娘,张副官目瞪口呆的看着齐铁嘴。




齐八娘踩着绣花鞋上了车:“还愣着干什么,走了。”




开车的是张副官,不一会儿就到了张府,张副官领着齐铁嘴急匆匆的朝里面赶,才到客厅,就让尹新月堵了个正着。




尹新月满脸的不乐意,看着张副官就发作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出去”




“小姐,我请八爷来看看”




“我都请医生了,他就是个破算命的,佛爷要是让他看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?他算个什么东西,这时候请他来添乱不成?”




张副官还要再说,却被人半道上就给打断了。




“尹小姐”




齐八娘立在齐铁嘴身边,冷冰冰的瞧着尹新月:“敢问一声尹小姐,过门了没有”




“没……”




“那便好”




尹新月让齐八娘看的浑身不舒服,朝后退了一小步,又觉得不妥,小高跟一踩,又是上前几步“你……”




话未说完,啪啪两声,清脆极致的响在了客厅里面众人皆是一愣,尹新月捂着脸愣在原地。


齐八娘动的手




因为身形极快,众人没有反应之前便是两个响亮的耳光抽了过去。




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!”




齐八娘转着手腕,慢条斯理道:“尹小姐,九门之中,你可知道何为最重?”




“不知道吧?我告诉你,是义字当先”




“方才我问你,你是否过门,你说没有,那便是外人,不知者无罪,这两记耳光也让你长长记性,也替你家尹老爷教教你规矩。”




“齐爷好赖也是九门之一,走到别处,不喊声八爷也总是要尊一声爷的,尹小姐,且不说您现在还未过门,就算您过了门,这喜宴上,您还得跪在我们爷面前,敬茶点烟的,您方才那句话说的太过了。若您方才说已经是佛爷的人,那末,我们家爷是可以请了九门令直接清理门户的”




“九门立身之本便是义之一字,尹姑娘,我知道您的命格贵不可言,但是这东西,不是你该碰的,九门之中不得非议他人,尹姑娘,今儿您记住了?”




说罢,齐八娘拉着齐铁嘴朝着里面就走,没走几步又回过身,对着尹新月嫣然一笑:“去找个冷帕子敷敷脸,回头肿了,小姑娘就不好看了。



齐铁嘴让齐八娘拽着一路朝里面,只觉得被握着的手冰冷潮湿,齐铁嘴停了脚步,一把抓住齐八娘:“杀戮之气过重,八娘,你……”




“我没想杀她”齐八娘转过身,奇怪的看着齐铁嘴:“怎么你要替她求情”




“就是个小姑娘嘛……”




齐八娘歪了歪头:“齐铁嘴你可知道,我那边原也有个尹新月,她比这个还要来的飞扬跋扈,你可知道她是什么下场?”




齐铁嘴摇摇头,齐八娘波澜不惊,语气稀松平常:“家破人亡”说完齐八娘就朝前一步走了,齐铁嘴愣在原地,这是他才发现,这个齐八娘虽然命格与他一面双生,但是性子狠毒,行事作风戾气十足,绝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简单。




到了佛爷卧房,里面西洋医生钻了无数个,张启山躺在床上,安安静静,头发散落在额头上。齐铁嘴看的难过,走过去,手按了按张启山的脉象,脉象平稳。轻轻摸了摸张启山的手背,齐铁嘴弯腰在张启山耳边低声喊了句:“佛爷”




说来也奇,张启山攥紧的拳头登时就松了开来,一枚红宝戒指就落了下来。




齐八娘站在边上,伸手掀开张启山的眼皮,只见那瞳孔缩的只有一粒米大小,低头一看着那枚戒子,恰好齐铁嘴也抬头对上齐八娘。




二人异口同声:“一身两魂”




话音未落,原本躺着的张启山忽然就睁开了眼,伸手就掐住了齐八娘的脖子,齐铁嘴扑过去,只觉得张启山的手臂如同钢浇铜铸,张启山双目圆睁,两行血泪顺着面庞缓缓滑下。




张启山掐着齐八娘的脖子,声音似哭非哭,似怒非怒,嘶哑至极。




张启山说:“齐宣,你还敢来见我?”




齐八娘脸被卡的通红,双脚离地,却是放弃了挣扎,面上带着诡异的微笑,齐铁嘴别无他法,寻了边上的美人瓶砸在了张启山的后脑勺,张启山应声而倒,齐八娘扑腾着冲过来,竟然还是要把张启山的手放在自己的脖颈上,齐八娘双目赤红,凄厉笑声刺的齐铁嘴耳朵疼,齐铁嘴去扶她,齐八娘一口血吐了出来,看着躺在那的张启山喃喃一句“你为何不杀了我”便是软绵绵的倒了下去。




齐铁嘴看着眼前:张启山趴在床边,一边还有一个看起来半疯的齐八娘,张副官机灵的早就把卧室门给关了上




齐铁嘴看了半天,小心翼翼的蹲下去,探了探张启山的鼻息,还没等手抽出来,便是让张启山抓了个正着,齐铁嘴还没动作,就听张启山委委屈屈的抱怨:“你打我”




“哎呀,佛爷,你可终于醒了!”




一阵闹腾之后,张启山脑袋上绑了个硕大的蝴蝶结,张启山抱着热水杯子对着齐铁嘴抱怨:“头疼”


“唉哟,佛爷,别动”


“你打我”


“这不是不能让您松手吗”


“你为了个女的你打我”


“那不是逼不得已”


“你还让那个女的住你家,我以前过夜都不让我过”


“你还让她拉你手!她还踩我给你做的垫子”


“我都看见了!”


“??!”


齐铁嘴一脸惊讶:“您这都能看到”


张启山气的拍大腿:“不就是个尹新月嘛!你躲的和什么一样!你不来我这,我不能去你那?!”


“……合着我家不是屋顶闹野猫啊?!”齐铁嘴伸手揪了揪张启山的脸:“瘦了”


张启山顺势就把脸放在了齐铁嘴掌中,张启山软了嗓子黏黏糊糊撒娇道:“我想你了”


齐铁嘴的手让张启山攥着,掌心上还托着张启山的脸。


张启山此人,齐铁嘴认得他时,便是说一不二,杀伐果断之人,后来交往深了,也是个持重性子稳的男人,如今的张启山不过是个在情人面前撒娇耍赖的人,齐铁嘴只觉得浮了小半个月的心终于定了下来。


如今,尹新月也好,还是旁的什么也罢,齐铁嘴什么都不想了,方才进卧室的,看着张启山毫无生机的躺在那边,整个心都揪在了一处,什么天道命理,都统统抛在了脑后。


这是他的张启山,谁来都不给的。


齐铁嘴想着,低下头去,托起张启山的脑袋,衔住张启山的嘴唇,低声笑骂了一句哈宝,便是与张启山婉转缠绕,吸吮不休。




二人正是柔情蜜意,齐铁嘴猝不及防的让人一推,张启山面色又狰狞起来,手又稳又狠的掐住了齐铁嘴的脖子,齐铁嘴躲闪不及,心中暗道,这怕是张启山身上的那具魂魄醒了。




齐铁嘴挣扎着要动手,只觉脖子上的力道松了一点,又听张启山哑着嗓子问道:“八娘?”




齐铁嘴睁眼一看,张启山身后站着齐八娘,手中稳稳的举着把手枪,枪口正对着张启山的后脑勺。


“放开八爷”




张启山一手掐着齐铁嘴的脖子,回头看齐八娘,齐铁嘴看不清他的神色,只听得这个张启山嘶哑着嗓子:“八娘……你又要为外人……要杀我第二回吗?”




齐八娘又笑了,俏生生的梨涡就绽在嘴边,眼泪顺着面庞走珠一般落下,齐八娘摇了摇头,枪口一转,黑沉沉的枪口抵上了自己的脑袋。手指扣在扳机上。




这个张启山却是大声的笑了起来,掐着齐铁嘴的手又放了下来,挪了几步到齐八娘跟前,齐八娘退了几步,这个张启山便是进一步,这个张启山哑着嗓子凄声大笑:“你为了让日本人信你,不惜拿我做筹码,咱们大喜的日子,你杀我夺图,把布防图给了日本人,好让他们信你,能让你摆阵设局。然后你就能为了长沙城殉道了对不对?”




“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婆娘,是八抬大轿大门进来的女人,可你居然敢背着我一个人去寻死,居然敢背着我!有时候我真的要想刨了你的胸腔子里,扒开来看看有没有心”




“八娘,你害我,杀我,我都不怕,我就怕你不信我,你要是早和我说,我会和你一道去死的,军人总是要去死的。你为什么不让我陪陪你?”




齐八娘执着枪的手抖的厉害,葱白的手指被乌黑的手枪衬的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。血水顺着葱白的手腕一滴滴的坠在地板上。




齐铁嘴正要喝止,齐八娘微微摇头,走珠般的泪水糊了一脸,继而露了个笑脸,手中的枪垂了下来,走了一步,整个人扑进了那个张启山的怀中,只听齐八娘喃喃:你该回去的,长沙城里的父老都在等你,你本不该来这。你该回去的。




言罢,双手环住张启山,朝后一拖,地上由血划出的阵法闪起暗红色的光芒,齐八娘的身形如同泡沫一般随着泛起的光散进阵中,张启山坠在地上,砸出闷声一响。




齐铁嘴扑过去拦腰抱住张启山,张启山在齐铁嘴怀中悠然转醒,齐铁嘴掀他眼皮,瞳孔已经恢复常态,地上的阵法也消失殆尽,只有模模糊糊的一滩血还在地上。




张启山摸了一把齐铁嘴的脸:“你哭了?”


齐铁嘴低下头,紧紧地拥着张启山,不再愿意撒手。


张启山让齐铁嘴拥着,忽然像想起什么一样。


“诶诶,算起来,小满说的三朵桃花,这应该算是第三朵了吧?该结束了吧?!恩?”






结尾




齐八娘悠然转醒之时,张启山坐在她床边,衣衫褴褛,满面灰尘,胸口的纱布歪七扭八的缠在身上


齐八娘挣扎的伸出手,张启山单手拉住她,松松的搂在怀里,


张启山说:“长沙保住了”


“可我以后没得做官儿了”


“八娘我又要做回老本行,做个响马了”


“你给我句准话,你乐不乐意和我一道?”


齐八娘握着他空荡荡的袖子,大哭出声。


end






解释一下


那边的齐八娘是个算子,收了钱什么都干,所以名声很烂,而那边的张启山是个响马出身的军阀头子。都不是好人。


没写出来的一段就是,那边的尹新月也想撩张启山,手段比这边的尹新月还要激烈一点,一开始齐八娘是不理的,后来惹急了就索性弄倒了新月饭店,然后尹新月就去求齐八娘收手,八娘穿着一身皮大氅站在雪里看尹新月哭,看了会儿就走了,张启山跟在后面,尹新月说你为什么不帮我。我那么喜欢你,贴心贴肺的把所有都给你了


佛爷就笑了说:你生的好看,青春年少,又有钱。我自是喜欢你的,我是要帮你的。然后又指指八娘说:可是她是我的命,你说我帮谁。




桃花劫其实准备写的就是怼尹新月这一段,没有怼尹新月这一段就什么都没有。


怼尹新月的我想了起码有半个月。


所以就是这个充满作者个人情感怨念色彩的一篇文


有喜欢尹小姐的,看完请不要在本文下面说感想,一个字也不要说。


不爽憋着或者去随便哪里挂,都可以,反正我都不知道


因为我这个人其实是个变态,你要看了还和我叽叽歪歪说我什么


那对不起,朕就是这样的汉子


朕就是他妈的讨厌尹新月


朕就是要在文里爽爽


朕花了钱看了屎还不允许朕发泄一下强迫吃屎的郁闷?




其实第二朵桃花是想写端姐的,想想笔力不够,就算了吧,会被打的。


合掌,一八因为答应了神总会有个文,除此之外,我想我不会再涉猎一八了。


虽然还爱老张,但是我更心疼老八在剧里面是张擦屁股纸的戏份。




专心去搞等茗和扣扣叉叉了。




大家下期节目见



评论(5)

热度(4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