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君生吾未生(六)

想想其实这简直是齐铁嘴的光源氏养成计划啊!

当你儿媳妇都没光源氏听着带感。

不知道老张今天瞧见活春宫,裤子里面怎么样。

我真TM是个流氓啊。

以下。



君生我未生




少年得意须尽欢,除了快活,其他都是虚妄。

张日山这几个月,新供了职,一团少年意气,一日看尽洛阳花不说,还搭上只羡鸳鸯不羡仙这茬儿,简直好不快活。

于是腌瓒心思越来越多,下作法子层出不穷,时不时弄点冰碴子热水,再去找几截儿红棉绳粗麻绳,还按尺寸做了一套冷玉暖玉的角先生,好死不死的店家还他妈搭了一串儿状如蚕豆,内部中空,里面有水银似的东西不断滚动的玩意儿。

齐八提溜着铃铛问:

“这什么东西啊?”

刚下了班的张日山依旧穿着墨绿军装,棕色皮质带子勒在漂亮身段儿上,精神漂亮的向床边儿走来。


他凑近瞧一眼,抿了嘴唇儿一笑:

“人家老板看我俊送我的,说叫勉子铃……”

凑的更近,军装蹭上妃色长褂,压一段儿喑哑嗓音:

“好东西,置于佳人炉内,遇热则自动不休……让佳人体酥心颤,妙不可言……”

齐八把铃铛往远一丢,吓得大骂去你妈的。

张日山看着有趣,捞了人亲嘴儿,口里啧啧,说,想娶齐叔叔啊,非得有个家财万贯不行,要不就齐叔叔这么能糟践,东西没用熟就扔,迟早得上大街要饭,我拄拐杖你拿破碗。

齐八笑着躲,说,别别别,有那一日,你爹娘得打死我,我可怕着呢。

张日山不依不饶的攥着人肩膀闹:“齐叔叔怕谁?我可觉得我的齐叔叔谁都不怕。”

齐八眉目低一低,触动心思似的:“谁都怕,让他们瞧见怎么办?你爹娘非杀了我,若有那一日,你可不许怂。”

张日山心疼,给人搂在怀里。

“齐叔叔不怕,我们又没做错什么。”

齐八柔顺伏在他肩头,低低叹息:“罢了,我们就躲在我这一处好吧,别给他们留了蛛丝马迹。”

张日山睫毛翻了一下,桃花眼微闪,心里有了计较,轻笑出声:

“齐叔叔嘴上说着躲,其实……是想去我家跟我好吧,我都知道的。”

齐八心漏一拍。

“齐叔叔这样面儿上正经的人,其实最爱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想去我家偷情就直说嘛……我又不会不答应。”

齐八抡了了拳头往背上用力一砸,是放了心卸了戒备,才使的真力气。

张日山心里明白,拢了拳头,分开五指头,把人抵在塌边儿墙上揉:

“这月十五我爹娘要去庙里还愿整日不在家。”

勾人的,窸窣瘙痒的小气音儿呼在耳边。

“安衾……你来不来?”

齐八躲着揉,笑骂:

“来来来,来你个绊哒脑壳呦……”

尾音勾勾缠缠。

缠到十五那一天。

……
……
自古妻不如妾,妾不如偷,因为偷欢让人觉得食髓知味的刺激。

好像街头的烤红薯味儿,就是比家里蒸的好吃,气味儿里都染着红薯皮上金黄粘稠的糖浆甜意。

书房里,齐八被剥的鸡蛋去壳一般溜干净,被张日山抱到他爹常用的书桌上弄。

乱糟糟的书籍工具扫了一地,有的还盖着齐八脱下来的长衫。

张日山脱了斗篷放在一边儿,只解了裤扣儿,露出红彤彤雄赳赳的玩意儿,往娇滴滴哎呦呦的齐八屁股里攮。

鱼水之欢,巫山云雨,不知今夕何夕。

……
……
这厢,张启山携妻子还愿,却没想自己手下兵蛋子出了事儿,要回府拿了章盖了证明是自己的人,才能提出来。

张启山原本就不信还愿这些,这些年被尹新月硬扯着也就习惯了。只见他眉头一皱,提了披风就要下山,被尹新月拦下,说,什么事儿啊,再大也大不过还愿,你就是护短儿,他们闹事了事儿,关一天又能怎样呢?

张启山没放声,跟那琢磨。

没一会儿,又有人报,说省军要小公子的履历证明,现在就要,要拿去给省里复核入档案的。

尹新月着了急,忙催着张启山快快下山,还愿有自己就行,别耽误了儿子的正事儿。

张启山皱眉,就你儿子是儿子吗?

尹新月看夫君生了气,也不十分怕,笑着哄,说,启山,那不也是你儿子。

总之,如此这般,总算是回了府。

……
……
以下车。

微博银弥撒。

地址评论一楼。

评论(169)

热度(643)

  1. 娘口三三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