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摸几笔越苏端,没错题目就是OOC,意识流瞎写

OOC



“你,去扫台阶,不扫干净不许吃饭。”

陵端把扫把往百里屠苏眼前儿一扔,扬着白玉似的小脸儿,唇瓣一抹樱桃红,眉心一点勾人傲,理直气壮欺负人。

屠苏冤枉的震天响,二师兄你这么干无非是因为大师兄照顾我了吧。

所以照顾我有什么不对吗?照顾一下新来的会死吗?你之前不也挺照顾我?你这是州官放火你知道吗?

屠苏想起陵端把自己从草地上拉起来的样子,面如秋月尤白,眼泓秋水还清,点绛唇梨花涡儿映着蓝悠悠天空,心里痒的飞蝴蝶。

二师兄你这么暗搓搓惦记大师兄,老打击报复我有什么用。你看我,我惦记你,立马就上厨房给你要的秋梨膏儿里下了春药。

行动派懂不懂?二师兄你个小智障。

“你好好扫,我去吃秋梨膏儿啦。”

屠苏面上没表情,心里美滋滋儿的。

去吧,我待会儿就去摘桃子。

小傻逼。



等陵端走远,屠苏就把扫把一扔,去厨房找二虎子。

“药下了?剩下的呢?”屠苏一次儿买了不少,下药这种事儿,要循序渐进,可持续发展,啥时候操熟了啥时候拉倒。

二虎子抖着张油纸,说下完了屠苏师弟。

屠苏手指在颤抖:“你他妈是在秋梨膏里下了药还是在药里下的秋梨膏。”

这他妈的,哪怕二师兄没骚死,自己也得让丫榨干了。屠苏急的煞气都上脸了,眼一红,没控制住,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。

“哇。”二虎子嗷嗷哭,给师尊闹来了。

“屠苏你怎么打人呢!就罚你在这定一个时辰好好反省。”

然后屠苏就被定住了。

“让陵越去教训教训陵端,都是他一天找屠苏的茬,孩子心里都有病了。”

屠苏:……

去你妈的天墉城啊!!!



陵越:“陵端,师尊让我收拾你,说你最近作的有点厉害,我看也是,秋梨膏就给我留一口。”

陵越吃完,说,哎呀,好热,这秋梨膏里有药,陵端你怎么不说?

陵端红着脸让欲望逼的一脸汗珠,在那自渎半天了,正交代了一波,神智不清的一边儿爽着一边儿回嘴说就当我哑巴,可你也瞎啊,你没看见我不对劲儿吗?我平时是喜欢你,也没在你面前这样啊?这明显就有问题,你忽略问题去吃秋梨膏,你活该。

陵越一拍大腿,不小心拍到胯下物件儿,爽又疼哼了一下,说,这就说开了啊,我也喜欢你啊,给我上一次啊?

陵端害羞:“去你大爷的怎么不是我上你?”

陵越想想:“我是大师兄。”

陵端:“你这太牵强,没有人规定年下就不行。”

陵越扑上床啪啪啪:“因为我比你不要脸啊。“

陵端无言以对。

做了半天,陵端刚得了趣儿,又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
“百里屠苏怎么事儿?你对他好冷落我。“

陵越埋头苦干,说我不许你在床上提别的男人,一个挺腰。

陵端:“去你麻痹的言情剧。”



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。

陵端吃的药多,要的又多缠的又紧。一个时辰后,陵越同学躺在床上挺尸,任陵端在他小腹上拱来拱去求欢。

“不行了不行了,下次下次。”

陵端:“嘤。”

这时候百里屠苏进来了,屋里不堪入目。

百里屠苏面无表情,问;“还有剩下的吗?”

陵端烧得很,想,凑合用吧,要不得死。

就点点头,说,还有点剩菜,给你热一下啊?

然后百里屠苏也上炕了,啪啪啪。

陵越看着娇滴滴酥媚媚的人,问陵端:

“百里屠苏怎么回事儿?你对他好冷落我。”

陵端喘,说:“我不许你在床上提别的男人。”

屠苏:“你摘我桃子用我春药我还没西的说你呢!”

陵越:……

“行吧我休息一会儿,一会儿再上,还能剩一口儿吧?”

百里屠苏:“大师兄你可以一点,不要占了便宜还要这要那。”



后来百里屠苏和陵端关系就好了。

而且大师兄二师兄还有屠苏走的更近了,没事儿一起练剑并且打情骂俏。

师尊感叹年轻人的世界瞬息万变我也是不懂。

厨房的二虎子拿着屠苏给买的白糖糕,挺高兴。

屠苏师弟说幸好自己药下的多,不然一口剩的都没有了。

屠苏师弟真是好人啊。

好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。


哈利路亚。


……

FIN

评论(26)

热度(19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