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君生我未生(三)

最后复习一次贤者之爱梗:

闺蜜抢了女主男朋友,并且怀了孕结婚。于是女主花了二十年把闺蜜和前男友的孩子养成自己的理想男友。

套在一副八身上,就是,佛爷八爷本来是一对儿 ,却被尹新月搅了。尹新月怀了佛爷孩子奉子成婚,生了张日山,于是八爷勾搭上了张日山。

注意事项:ooc,八爷性子硬起来不再受尹新月窝囊气。

佛爷渣了。

佛爷和副官变父子。



听见张启山喊齐八去看物件儿,小狼崽子耷拉了耳朵,嘴一努,眸子水汪汪的委屈。

解九儿送来的东西,必不是凡品,一瞧就得大半天。张日山拖了齐八手,在雪里跑的离张启山老远,扭儿糖似的缠着,一对儿桃花眼里波光流转,嘴上赖赖噻噻的求:“齐叔叔不许去,不许去嘛。”

“发什么洋贱呢!”

张启山骂。

“滚去你五叔叔那抱狗去!别耽误老子办正事儿。”

张启山心里极疼这个独子,这孩子也有出息,等今年做了生日成了年,就要在省里军队供职,以后为官从政,都不在话下。

俊俏少年郎,进退知礼,在长沙街头打马而过,满城飞花,待嫁姑娘们含羞带怯,心有牵挂。

当然好,是老子的种,怎么不好。
……
……

这些年来,张日山都长的这么老大。

佛爷看着自己曾经宠到心尖子上的老八,仙人独行,茕茕独立,不是不心疼。

他也想把这个面上从不掉一滴眼泪的骄傲猫儿搓到怀里,狠劲儿的疼上一疼,按着他的腰窝儿,分开蜜桃儿似的臀瓣儿,衔着耳珠儿问着他,老八,你不娶不嫁,到底是不是因为忘不了佛爷我。

可惜,世间哪得双全法。

老八对着他温和谦恭,嘴上叫佛爷,恭敬有礼,不再以前那样,情浓的时候媚着嗓子叫张启山,生了气大耳刮子甩着骂王八蛋。

后来齐八连滚犊子也会骂了,骂完就掌不住的笑起来,笑的一张脸上都是醉人风华,边笑边骂,都他妈是你,满嘴胡噙,带着八爷我也学了你们东北的胡话。

张启山就厚着脸皮,捞了人嘴对嘴亲过去,舌头去勾他不饶人的嘴,模模糊糊的说,好好好,那我收回来。

张启山有点儿想念那个时候的齐八,对外温润如玉,对自己又媚又辣。

现在自己,大约是他的外人了吧?还是他强迫自己,把这个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张大佛爷,当成外人了呢?

佛爷不得而知。

他只觉得,多亏得这孩子缠着老八,老八才没最后和他老死不相往来,反而会常常来他这坐一坐,有什么稀罕物件儿,他也可以请老八来书房掌个眼。

佛爷想,相见总归好过不见。

不见了,就真的连个念想儿,都没了。

……

日头慢慢升起来,照在遍地雪色上,晃人眼晕。

张启山隐约看着齐八往狼崽子头上摸了摸,两人小声说了什么,张日山就被顺了毛儿似的,乖巧起来,桃花眼妩媚生波,欢快至极的踩着大雪,去饭厅那边儿找早点了。


张启山把齐八引到书房,拿了一个不知朝代的黑白釉皮囊瓷瓶,齐八稍稍退了眼镜,拿了放大的镜子,细心端详起来。

看了好一会儿。张启山这会儿没按捺住,揣着刚才的好奇,开口问:

“老八,你刚才跟张日山说了什么,他怎么就那么服管了?”

“虽然他平时也最听你的话,但是也没那么好哄啊。”

齐八抬头笑笑,浑不在意似的:

“不过是许了他生辰的礼物,小孩子家,高兴罢了。”

他吹吹瓶子上的灰,露出一点子油污,再用指头小心碾了一下,闻闻,是厨房的油烟子味儿。

等用抹布抹干净,终于露出一小块裂纹瑕疵来。

怕是有心人怕有瑕疵掉价儿,搁在厨房里头,日夜熏着,日积月累,用油烟子把那一点痕迹盖住了。

有什么用。

有了伤口结了疤,掩饰也没一点儿用。

齐八推上眼镜,说:

“这瓶子虽有了瑕疵,但是仍然是难得的好东西,只是不像解九的手笔,他最爱全须全尾的圆满,一点儿裂纹,都是不收的。”

“佛爷,这东西,是你自己找来,给我瞧的吧?”

齐八低头,露出耳后白嫩的一片儿皮肉,嘴角扯扯,像是苦笑

“这是何苦来,同在九门,我难道会不给你看吗?”

张启山被人当面戳穿,本该瘪了茄子,却难得见了这人,看似示弱的姿态。

齐八鼻子稍微抽搭一下。

张启山受不住,一个上前,伸手,想抬起齐八下巴,看有没有泪花。

齐八啪的一声,把手打开,出了书房的门,背对着他,喉间声音压的低低的。

“东西我已看过了,在佛爷家蹭顿早膳,算个工钱吧。”

张启山愣在原地,看着人循着一行脚印,往饭厅去了。

老八到底是哭了?还是没哭呢?

……

齐铁嘴走在雪里,走过刚下张日山缠着自己不让自己去看物件儿的地方,抬起眼睛,里面一片明亮,琥珀色的瞳仁被雪光照的漂亮至极。

却仍不敌刚下的小崽子那么那么明媚鲜亮。

也对,毕竟自己刚才给小崽子,喂了颗大糖。

齐八笑笑,希望今天能有蟹黄儿的汤包儿,大冬天的这一口,也就佛爷家能吃上。

……
……

雪地里。

齐八摸小狼崽子的头,用情人的口吻,说,日山,别闹嘛。

张日山还委屈,说,总要我乖,总要我乖,我不吃肉,乖不了。

又软了嗓子求,安衾,安衾,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给我呀,我想要你。

齐八笑,不说话,只把眉梢挑起来,神色有点勾人的辣。

张日山心头火烧火燎,简直要把脚下的雪融了。

“总说等我成年以后,我眼见着就要成年了啊,安衾,求求你嘛……”

齐铁嘴看着脸上热起来的小狼崽子,变本加厉的,把一截舌头出来,舔了舔自己的小虎牙儿,神色撩人,声音热辣喑哑。

“等不得了?”

“那就……等你生辰的那天吧……”

……
……

评论(71)

热度(66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