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任他明月下西楼

任他明月下西楼

另一个片段,大概是很晚很晚的地方了,晚到陛下从白庭君那里接回了真真,也知道了怎么爱人。

大结局很甜。开心,我爱逸真。

开始。

……
……

中秋。

天上挂着秋天的一盘圆月亮,亮堂堂,风天逸怀里揣着羽还真,暖洋洋。

风很凉很凉,风天逸摘了披风把羽还真一裹,问,羽还真,你冷不冷。

怀里的少年猫似的,懒洋洋打个呵欠,说,陛下,不冷,困。

风天逸不乐意,本皇好心陪你赏中秋的月亮,你还困。

他掐掐羽还真的脸,从桌子上拿了一块月饼,掰成小块儿,往羽还真嘴里送。

“不许困,张嘴。”

羽还真小脸往后躲一躲,迷糊着问:

“什么馅儿的啊陛下?”

真不好伺候。

风天逸捏开这人娇嫩的唇瓣,送了进去:

“吃吧,蜜瓜的,不是五仁。”

“袄。”

羽还真咂巴咂巴嘴儿,咽下去,满足的不行,也不再困。

“还要。”

轻车熟路的使唤人。

风天逸觉得好笑,失而复得,又终于心意相通,想自己这段儿算是把这人宠坏了。

学乖那么难,学坏倒是快。

他又掰了一半月饼,手送到一半,突然想,怎么坏这么快?宠坏这个小猫儿,该不会白庭君也帮忙了吧。

羽还真吃不到月饼,脑袋往前凑,小舌头一卷一卷。

却被一脑瓜嘣弹在额头上。

羽还真抱着脑袋嘤嘤。

“有没有别人这么喂你啊?小白眼狼?”

羽还真摸摸头:

“没有,我不稀罕别人这么喂。”

风天逸满意了,喂了一口,又把自己嘴唇附着了上去,甜甜的,一嘴蜜瓜的香。

吸吮了半晌,风天逸问:

“那你稀罕谁?喜欢本皇吧?”

羽还真害羞了那么一下下,月色照进他的眼睛,他说,是啊,陛下。

风天逸惊讶小奶狗的诚实,说,为什么呢?

为什么喜欢我?

为什么我曾经对你不好,还喜欢我。

为什么在我和白庭君之间,最后选了我。

我明明犯过那么多错,有些错现在也没拉下脸跟你道歉。

羽还真小脸肉肉的带着吃的开心的笑容,眼睛澄澈成月光下的海,多少伤痕,都会被海包容化解成温柔和原谅。

风天逸想自己是不是小时候不经意救过他啊,或者是惊艳过没见过世面的小崽子,才让他喜欢自己。

风天逸甚至已经支棱着耳朵等着听自己遗忘了的故事了。

毕竟话本里都这么写,是吧?

他看着羽还真,软乎乎的少年软绵绵的笑。

他说:“谁知道呢。”

“可能是当时眼神儿不好。”

然后嘿嘿傻笑。

风天逸气的去捏羽还真的鼻子,两人闹了一场。

等月亮换了一个边儿,风天逸抱着羽还真回暖阁子睡觉。

羽还真塞了一肚子月饼葡萄,涨的难过,扯了风天逸的手去揉,揉一揉,便困了。

为什么喜欢陛下呢?

大概是感觉的到他满身是刺儿的外表里,依然时不时渗出来的玫瑰花瓣儿似的温柔,感觉到他欺负自己的时候,控制不住流露出的喜欢。

陛下你先喜欢了我,我才喜欢上你。

还问我为什么喜欢你。

我要是说了实话,你肯定得不乐意。

所以,我才不说。

你自己,细想去。

……

……

评论(30)

热度(1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