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霜叶红于二月花

不准备写太长,我怎么舍得玉面小副官憋着呢。




张副官最近不爱光顾翠欢楼了。

看着一帮红衫翠带的姐儿们摔摔着手帕子拧着腰,副官心里就犯隔应。

还不如八爷穿大酱色儿长衫好看。

哦,对,不叫大酱色儿。

副官记着八爷前日蹦跶蹦跶着往自己胸口一怼,说,去你大爷的大酱色儿,八爷我穿的着叫妃色,妃色懂吗你个大老粗!

长的比公子哥儿还要精致邪气的大老粗弯着眉眼儿,任由八爷捶,想着妃不妃色我不知道,不过接了八爷您当个妃子的心,倒是有了一阵子了。

原本副官不去楼子里找乐子并不犯什么毛病,但是偏偏副官是这一圈儿兵里长得最俊俏的招牌。

鸨儿爱钱姐儿爱俏。

张副官哪怕什么都不干,只在花厅里一坐,一身小军装往周正的身板上那么紧紧一扣,就有一堆心猿意马的姑娘,扭着腰甜着嗓子围在他们这队人马周边儿,一个二个全惦记把张副官的风纪扣解下来,留着显摆炫耀。

简单说,张副官是张家军逛花楼的僚机。

在这方面,张日山的威信简直一飞冲天所向披靡,一路盖过张大佛爷的风头。

然而最近僚机他娘的不飞了!

问为啥不飞还一脸高深莫测。

该不会是没油了吧?

有兵油子蛐蛐擦擦的笑,说:

“副官,你这是枪头子软了吧!软就软呗,咋还不好意思说呢,多大点儿事儿,哥几个上林子里打个老虎雄鹿,摘了鞭给你下酒,保准立竿见影,够意思不?”

“滚犊子。”

副官笑着骂:

“补补你自己得了,天天上花楼儿,也不怕把你那对腰子累成俩枣。”

哄堂大笑。

副官小眼神扫过笑着的众人,心里有点儿优越感,他觉得自个儿从今往后就跟他们不一样了。

他们知道个屁。

铁打的身子骨也受不住我折腾。

可是爷我以后就卯了力气折腾一个人儿。

张副官小下巴一抬,骄傲的不行,连玩儿带闹的扇了他们一溜小嘴巴子。

还他妈想给我补补?

有那孝心不如去补补八爷,要不就八爷那身子骨,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自己射。

……
……


评论(24)

热度(2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