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
春风十里不如你(完结章)


白庭君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听的风天逸强抢民男的消息,白庭君想一想觉得羽皇陛下真心不要脸。

然而要打败不要脸,只能做到更不要脸。回了人族皇宫,白庭君焚香沐浴,又揣了一颗作用不可描述的药丸,径自朝着雪府去了。

雪府上下已经在准备,喜绸的红色和珠宝的金光盖地铺天,映的暗色夜空都明亮了几许。

白庭君熟门熟路,几下就摸进了待嫁人的闺房。

羽还真正在那对着圣旨闹心,眉毛皱皱的,嘴巴嘟嘟着,不时的嘟囔出声:

“你为什么要娶我?你就那么喜欢娶我?风天逸你娶我干嘛?你到底是不是畜生?”

白庭君笑的不行,险的一个趔趄跌到窗户上爬都爬不起来。

眼见着羽还真看过来了,白庭君赶紧挤了一个难耐撩骚的神色,然后咬碎了刚刚放进嘴里的药丸,等着热度窜上来。

羽还真一回头,看到喜欢的人出现在窗口,喜色浮上眉梢眼角:

“庭君哥哥!你可回来了!”

他迎过去,像找到了依靠,一叠声的问:

“怎么办啊庭君哥哥,风天逸说要娶我,他是不是一直对我怀恨在心啊?小时候不跟他一座儿是不是给他留下了什么阴影?我们羽族也不兴娶男的啊嘤嘤嘤。”

白庭君任由小包子扎在他怀里哼哧哼哧,语焉不详。

药的热度泛上来,白庭君躁的慌,也就听懂了最后一句。

他摸上小包子的脸,说:“虽然你们羽族不兴娶男妃,人族可是很欢迎你的。”

羽还真抬起头,一脸懵澄:“哎?”

“庭君哥哥你为什么这么热?”

白庭君摩挲的手指抚上羽还真柔软嫣红的唇。

“还真……”

白庭君轻轻的喘息:

“我在回来的路上,中了药……还真,你可愿意帮我吗?”

白庭君身上滚烫的热度传过来,室内的烛光撒在他俊朗深刻的面容上,他神色热烈而渴求,不似平时游刃有余的模样。

君子破戒,尤为引人血脉贲张。

中了些什么药,自是不言而喻。

羽还真扶了白庭君到塌上,红了脸,白庭君这个样子太过好看,他都不敢多去看一眼。

“还真……?”

羽还真想庭君哥哥这是想要自己以身解毒了,可是又极其害羞,说起来,中了春药也不一定要两相云雨才能救人命吧?

“庭君哥哥,要不,我出去一下,你自己……摸一摸……就好了……”

这小东西,偏这时候脑子转的这么快。

白庭君一副听不进去他说话的样子,抱了羽还真的腰身往塌上一滚,将将把温软的少年压在身下。

“还真……帮我……帮我……”

滚烫的吻落在唇畔脖颈,一路湿漉漉酥麻麻,羽还真轻轻颤抖,口中仍然挣扎:

“可是…”

白庭君抬起头,漂亮的眸子专注热烈的将羽还真望着:

“还真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羽还真看着他越发深邃的眼,点点头。

“那,把自己交给我,好不好?”

羽还真没有说话,他伸手抱住了上方的人,微微抬头,把嘴唇送到他唇边。

羽皇赐不赐婚,庭君哥哥中没中药,其实都不要紧。

他愿意和他在一起,他早晚都会和他在一起,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给他,这就对了。

白庭君睫毛扇动,从额头发丝看到羽还真花瓣似的嘴唇上,然后温柔的吻了上去。

他的吻一点点加深,攻城略地,把羽还真的身子都吻的软了起来。

羽还真柔顺的软在白庭君身下,星眼饧涩,与求与给。

……
……

明天?

谁要管明天会怎样?

庭君哥哥回来了,我就再没有什么好担心。

……
……


次日,羽族朝堂,风天逸焦头烂额。

不仅群臣谏言羽皇陛下收回娶妃成名,人族太子也带着女皇旨意,求取雪家幼子羽还真。

人族措辞及其冠冕堂皇,说羽还真与白庭君自小青梅竹马,两厢情意深重,更是在白庭君遭人暗算之时,悉心照料,如今既然已有夫妻之实,不如择日完婚,以求人羽两族永世之好。

羽皇陛下气的肝疼。

这白庭君真是太不要脸了。

风天逸还想挣扎,却抵不住朝堂群臣怒谏,也绝无道理在后宫里收一个已经和人族太子不清白的后妃。

最终还是由摄政王出面,允了白庭君和羽还真的亲事。

白庭君心满意足的从羽族的皇宫里出来,路上等来风天逸意料之中的纠缠。

羽皇陛下一鞭子甩来。

“白庭君,你顶着道貌岸然的壳子,私下里这么卑鄙。”

白庭君一躲:

“不敢和你比肩。”

“要不是你从中作梗,羽还真早晚是我的人。”

白庭君有点惊讶的样子,笑了笑。

“风天逸,你真以为还真会心甘情愿进你的后宫给你当个侧妃?”

“他凭什么不愿?”

又是凌空一鞭。

白庭君没带趁手的兵器,总是躲也不是办法,他伸了手,牢牢掐住鞭头,看着盛怒的风天逸。

“还不明白吗?”

“风天逸,你爱人的方法太任性了。”

“喜欢一个人,至少要待他好。”

“你这样,是爱不到人的。”

白庭君松开鞭子,看着愣住的风天逸,径自走开。

走了几步,复又回头:

“风天逸,你知道吗?还真到现在都不知道,你喜欢他。”

羽皇身影微动。

“不过你现在告诉他,也没有用了。”

“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的。”

白庭君笑笑,转过头,离开羽族的皇宫,朝雪府走去。

雪府应该还在操持婚礼,红色大约会染了半边天空。

只不过这次的婚礼,是他白庭君和羽还真的。

还真一定还赖在被子里生气,也怪自己没控制得住做的狠了。

白庭君摇摇头,遥望一路山坡谷底上逐渐蔓起来的嫩色绿意,笑的如沐春风。

他看着远处风中放起来的风筝,突然想起前些日子和羽还真在庙会上放着的河灯。

河灯上诚然如羽还真偷看到的那样,写着一句情诗。

那河灯一路稳稳的随着河水流淌,一点儿也没有歪歪斜斜要翻倒的模样,就像他们的爱情。

河灯上的墨水字迹,飘到河心的时候,微微被河水晕湿。

却还分明可见的,写着挺拔漂亮的字迹,平平仄仄的的韵脚,像一场温柔隽永的告白。

“春水初生,春林初盛。”

“春风十里,不如你。”

……
……

《春风十里不如你》

全文完


评论(24)

热度(15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