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梅子黄时雨(十一)


情节和abo设定全是私设。

再纠自杀。

哼唧。

十一

羽还真自小便觉得,自己是喜欢白庭君的。

世人只道白庭君与易茯苓青梅竹马,一对璧人,却未曾注意郎骑竹马来的故事里,还有一个自己。

他担着莫须有的贵族名头,处处受人欺负。一次犯错,他受着伤又在祠堂罚着跪,又饿又昏,险些栽倒在祖宗灵前。这时有不知从何处来的白玉似的少年溜进了他家。

沉稳漂亮的孩童,眉眼装着一个世界的阳光。

他不知道从哪听了乱糟糟的神仙故事,嘴角一弯,对他伸出手来:“哎呀,发现被恶龙抓起来的公主了。”

他拉着他的手看到他的伤,小大人似的心疼:“真可怜,我来救你吧。”

他带着他逃出祠堂,遇见了等在外面的目瞪口呆的易茯苓:

“庭君哥哥你真的救了一个公主出来啊?我刚刚胡乱说的……竟然真的有啊……”

女孩子捏捏羽还真软乎乎的软皮儿包子脸,羽还真慌慌的喘喘的,因为被陌生女孩子捏了脸,眼里还包了一汪泪。

“真可爱,你叫我苓姐姐,我请你吃糖好不好。”

……
……

后来,他就悄悄和他们玩了一起,白庭君对自己和易茯苓就像对弟弟和妹妹。

三个人,春秋冬夏。

他为了和他们在一块儿,总是逃家,罚祠堂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但是不再是孤单的自己,也就不再害怕。他反倒盼着罚祠堂时候白庭君翻了墙揣着吃的来找他。

他小心翼翼的握着自己的喜欢,藏着掖着,甚至不敢问问别人,这是不是,就是喜欢啊。

因为他能感觉到苓姐姐越发缱绻的女儿心肠,又知道白庭君并不会为自己动心。

他想,自己不能耽误了他们俩,不仅不能,而且还要尽力护着他们。于是他在他们性别分化格外迅速,他和苓姐姐不能再接受白庭君寸步不离的保护时,一次一次出头保护易茯苓,哪怕遭人诟病,受人嘲笑。

……
……

屋子里的香气越发催人躁动。

白庭君看着坐在稀奇古怪的机关后的被燥热席卷的少年,动摇了心智。

他不是不知道他的情意,也不是全然不动心。

白庭君为人最为理智,他四下权衡,指针偏向了更加四平八稳,不起纷争的易茯苓。

他对他们,情谊是真,疼宠是真。但是白庭君心里,没有打算和重心的相待,只能算任性。

可是现在……

白庭君走过去,看着羽还真尚未被标记的径部腺体,他想,自己是不是可以任性一回。

他伸手抚摸羽还真汗湿的头发,温和开口:

“还真,是我。”

羽还真握着他的手,急促的喘:“庭君哥哥,庭君哥哥……帮我……帮我……”

白庭君轻轻的笑,他偏偏头,松松衣领,一个温和满足的好字,还没有出口,笑容就僵死在脸上。

因为他听见了羽还真断断续续的后半句。

他说:

“帮我,去找陛下。”

白庭君被香甜信息素干扰勾引的的时候尚没有失去理智。却在听到这几句话的时候,不能自控。

他眼里的侵略性渐浓,是羽还真多没见过的,人族太子常常在朝堂上才有的姿态。他张开手,握住omega潮湿的头,看进他的眼:

“找陛下?找风天逸?”

“找他干什么,还真,我不行吗?”

“你最喜欢的,不是庭君哥哥吗?”

白庭君低头,带了些凶狠,堵住了羽还真嘴,试图攻城略地,占据他口中的香甜津液,换来的却是omega无力却坚持的挣扎。

白庭君红了眼,钳制了他胡乱挣扎的手,撬开他的牙关。

羽还真泪珠儿都滚了下来,用尽力气狠狠咬了下去,alpha吃了痛,敏感的舌尖儿出了血,血腥气蔓延,终于激醒了红了眼的alpha。

白庭君放开羽还真,深吸了几口气,神色平和下来。

他看了看又惊又怕的羽还真,说:“还真,对不起。”

羽还真喘着气,没有搭话。

他之前守着腺体,不想被完全标记,确实是为了白庭君。

可是当他被情热灼烧的时候,他想到的人,却是风天逸。所以当白庭君亲吻他嘴唇的时候,他哪怕神思不清,也知道,这不是我想要的,我要推开。

我想要的人,还没来。

等羽还真喘匀了气,白庭君已经重新变成一直以来温柔的兄长样子。

“还真,羽皇不在南羽都,远水救不得近渴,你这样子决计撑不到他来。”

羽还真垂下眼帘,白庭君说的没什么不对,自己让他现在就找,的确是为难人。

“不如 ,我来咬破你的腺体表层,留下少量的信息素,几日便会消散,但是足够你撑到羽皇回来,你看这样可好?”

羽还真想了想,最终也只能点点头。

他闭着眼睛,感觉到白庭君靠近的,有些粗重的呼吸,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刺痛。

却不妨听见了门被粗暴的踢坏的声音。

羽皇风尘仆仆,踏入信息素缠绕的房间,他怒熊熊灼起,如同烈火燎原。

“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

……
……

评论(63)

热度(1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