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梅子黄时雨(九)

羽皇怀着给小汪唧点颜色看看的心,偷偷摸摸溜进去司药局,摸了几味给omega养身子的药。(……)

他将补人又不太苦的药材揣在怀里,扑楞扑楞因为偷药材蹭脏的衣袖,然后找了条偏僻的路,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,没事儿人一样。

羽皇陛下万万没想到自己最爱用的那个胖脸儿小跟班儿,此时蹭蹭蹭窜了过来,他看了羽皇胸口揣着的东西,抽抽鼻子,殷勤的不要不要:

“陛下,陛下!您不再揣一味石寒子了啊?据说那药能帮omega揣宝宝呢,让羽还真揣个小太子多好啊。”

风天逸:……

小胖脸儿:(≧∇≦)

羽皇陛下彻底黑了脸。

本皇天衣无缝的掩饰全毁在你一张大嘴巴里了,本皇英明一世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没眼力见儿的跟班。

“滚滚滚滚滚。”

胖脸儿小跟班皱皱着脸说:“哼唧,难过。”

风天逸更火。

“不许学他讲话,恶心死了你!”

小跟班:“哦……那陛下我滚了。”

风天逸:“等等,待会儿送一套煎药的锅和一篓银碳来。”

“对了,顺便带一副石寒子过来。”

小跟班高了兴,屁颠屁颠儿的去了。

“跑什么你,别忘了顺便带石寒子啊!”

……

于是风天逸的心情也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。

终于不用再去御膳房偷锅子了。

谢天谢地。

……
……

翌日。

风天逸从房中醒来,已是日上三竿。

羽皇陛下一向生活规律严谨,今儿起晚,是因为盯着药炉守了半宿。

药要熬足三个时辰。

烟熏火燎的,碎药的时候又被刀切了手,羽皇陛下又困又累,终究还是拿着蒲扇睡着了。

毕竟长这么大从未伺候过人,更何况是技术要求很高的熬药。

理所当然的,药炉子都熬干了,药没熬成。

未曾近疱厨的alpha,为自己的omega辛苦劳作,最后omega捧着碗,明知道不好喝,却还一口一口柔情蜜意的梗,完全破灭。

风天逸看着手上的伤,一胸腔的不乐意。

这个梗没奏效也是自然的。

毕竟这个小白眼狼还不是自己的omega。他都不让自己标记他。

啧。

这个时辰应该醒了吧?

风天逸换了一身双层苏绣的游鳞紫袍,唤了左右,第一句就是问询,他问:

“羽还真呢?”

底下人支支吾吾的不敢出声。

“问你们话呢,养你们是为了给我当哑巴的吗?”

小胖脸儿一脸儿我不下地狱谁下的表情,站了出来。

“陛下……羽还真……今日寅时就收拾了行李……”

“嗯?”

风天逸阴沉了脸,山雨欲来。

“收拾了行李……就……就跑下山了。”

身边儿人明显感觉气温降低了几度,阴森森的冷,逼得人不敢抬头看那对冰蓝的眼睛。

“找。”

年轻的帝王冷冰冰的丢下一个字儿,撤了撤披风,径自出了门。

……
……

评论(13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