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梅子黄时雨(八)


风天逸暧昧慵懒的眼神瞬间结上一层冰霜。

冰蓝色的,冷冷的,冬日湖泊。

他抬高他的下颚,看着他的眼睛:

“羽还真,你说什么?”

“你再说一次。”

循循善诱一般。

可惜压迫感扑面而来。

羽还真抬起头,眼神里都是紧张和矛盾,他小心翼翼,声音还带着情欲后的沙哑:

“能不能……不要标记我。”

风天逸收紧手指,几乎是掐着他的下巴,捏出红色的印子。

羽还真微微张开艳得唇,不敢看风天逸眼中酝酿的风暴,他闭了眼,颤抖着承受来自alpha强大的诱惑和威压。

天性里的臣服没让他低头。

“好,有骨气。”

“可惜没脑子。”

风天逸冷冷的笑,放开他,披了衣服起身。

“羽还真,这会儿才想起来给心上人守贞,谁会领你的情呢?”

等风天逸的脚步声终于走远,羽还真才虚脱一般倒在床上。

他疲倦的不行,在昏睡过去之前,他迷迷糊糊的想,谢天谢地,幸好陛下没问他第三遍。

不然陛下气息强大,盛气凌人,自己决计不敢睁着眼睛说第三遍的。

一定屁颠儿屁颠儿就把脖子伸过去任君享用了。

嘤。

生气真的好吓人啊。

不过还是很帅。

哼唧。

……
……

另一头,以拔屌无情攻的姿态走出去的羽皇陛下也非常的不爽。

他坐在书房,随手翻着书页,每个字儿都认识,连起来没一句有意义。

心里还泛上来点委屈。

哼,一个玩物而已。

再可爱再包子脸再会扭再惹人心疼。

都是个玩物而已,自己跟着置什么气。

羽还真肯定没力气收拾自己就去睡了。

懒成那个样儿也有脸让羽皇陛下上心?

笑话。

胡乱翻了一会儿书,风天逸还是起了身,悄悄溜回去羽还真睡下的卧房,觑着小omega已经熟睡,才端了毛巾水盆进去。

从没伺候过人的羽皇陛下小心翼翼把小omega翻过去,一边擦拭,一边忍着自己的怒火和欲火,不让自己再次发.情的把他日.翻过去。

清理完了,羽皇陛下也更委屈了。

羽还真你睁开你那萨摩耶一样的小狗眼睛看看。

易茯苓那个小丫头片子能像我这么对你?

还不让我标记了。

日他个仙人板板。

羽皇陛下把用过的手机摔在盥洗的鎏金盆架上,转身离开。

走了两步又回来,把毯子给嘟着包子脸哼唧哼唧睡觉的小狗崽子盖严实。

然后深恨自己没出息,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。

最后怒气冲冲的出了门。

发誓一定要给不识好歹的小omega点颜色看。




……
……

评论(31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