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银栾别墅 第二棒 副八 (大学生剪草工)

预警:肉文联文,第一棒指路众神太太:


http://angelfield.lofter.com/post/3f9ba3_106f34c9


顺序二八副八一八九八。

不接受谈人生。

敬请期待下一棒。

以下。


夏天里热,唯独背阴处有爽利的风,小张在小区的花坛里赤着膊剪草,芳洌的草香味从年轻人操纵机器的手下传来,汗珠细密一层,沾在漂亮的肌肉上,亮晶晶的像阳光下的碎钻。

齐铁嘴拿个倒蟠桃形的扇子走过来,站在阴凉地方,一边扇一边淌哈喇子看。

自打被扮猪吃老虎的小女仆开了荤,齐铁嘴痛定思痛,发觉曾经的自己还是狭隘了。

快活这事,男女做得,男男自然也做的。记忆里二月红潮红得趣的脸,满口荤得出汁的骚话,一耸一耸的腰胯,无不让齐铁嘴意识到,上位,绝对是舒服到骨缝都要酥烂的滋味儿。

于是齐八盯上了解九新雇的除草工小张。

到底是年轻人,汗如雨下也是怎么瞧都顺眼,蜂腰窄胯倒三角,工装裤子的褶皱一路延伸到腰线,裤脚子上沾着点子碧绿的草屑,眉头因为给阳光耀着,压得低低的,在眉心聚一个小小的紧促的川,却在转头看见自己的时候又笑开来,春泉破冰,桃花潋滟。

齐铁嘴就好他这个笑法,一瞧见骨头都要甜酥成点心渣子了,魂魄飘悠悠就给勾到云端。

“小张呐,哎呦,这汗流的,真是辛苦了,累不累啊?”

齐铁嘴大尾巴狼居心不良,亲亲热热的上去递了条冰毛巾。

小张有点腼腆似的,涉世未深的模样,白色毛巾叠成双层包着手:

“谢谢齐先生了,不累的,本来假期出来工作,就是为了好好锻炼。”

小张是旁边大学大二的学生,叫张日山,模样好脑子也好,最难得尚未沾染社会上精明油滑的习气,在齐铁嘴眼里简直是象牙塔里不谙世事的小白杨。

特别诱人。

“我哥总说我长太白了,以后要被本地姑娘瞧不上呢。”

小张憋憋嘴,委屈极了的样子。

“嗨,白还不好,多俊俏,齐哥就喜欢白的。”

“哎呀齐先生你这么说……”

“多不好意思呀……”

张日山给夸的害羞一样,脸埋进毛巾里,呼噜了一个来回,擦干了面上的汗,脸依旧是薄红的。

太他妈可爱了。

试问谁能把持得住。

齐铁嘴瞧瞧小伙子俏生生脸蛋,再眼馋的瞅着那一身腱子白肉,只恨不能上手掐一掐,再摸上一摸好解解馋。

“什么时候干完啊,完事儿来齐哥家冲个澡得了,我昨儿买了冰淇淋西瓜可乐,都冰在冰箱里呢,咱们吹着空调打ps4好不好啊。”

齐铁嘴小虎牙一露,嘴唇红润润的,心里转着龌龊主意,面上却特别讨人喜欢。

“这不好吧齐先生……”

“物业经理说了不让我们叨扰业主……”

“还什么齐先生啊,叫齐哥。”

“到齐哥家坐一坐有什么的,而且齐哥这不也是有事让你帮忙嘛,厨房水管咕噜咕噜响,怕是堵了,还得求你搭把手通通下水呢。”

说到通下水的时候,齐铁嘴手不经意似的拍了拍小张的背,虚虚的顺着弧度捋下来,碰到了柔韧的腰,流连不舍还想爬上挺翘的臀,硬生生刹住了车。

张日山桃花眼眯缝了一下,锋芒乍现,又顷刻复原,变回一对不谙世事的水润眼。

“好吧……”

“那就……那就听齐哥的吧。”

……
……
“齐哥,你这儿挺大的啊。”

领人回了别墅,猎物进笼,齐铁嘴明显开心不在焉,馋嘴似的,一眼一眼觑着俊俏小伙儿白T恤裹着的上身,薄薄的竹节棉布料给汗水打得精湿,贴着肉,跟赤膊比起来又是别样一番风情。

正是精虫上脑的时候,又听到张日山说自己这儿挺大,理所当然就想歪了,嘴唇一翘,笑的西门庆上身一样,给张日山看的毛毛的。

“……齐哥?”

瞧小家伙吓着了,齐铁嘴才咳了咳,正色:

“大么?一个人住是有点,不如你搬过来跟哥一块住得了,上下班也方便。”

张日山呀了一声,脖子往后一躲,可爱极了的样子:

“我一个学生党可租不起别墅。”

“谁说要你钱啦,肉偿得了。”

齐铁嘴半真半假的,未等小张回答,就先引了路:

“浴室在那边儿。”

齐铁嘴手下磨磨蹭蹭的调了水温,细致板牙儿的讲,绿瓶的是洗发水,白瓶子的是沐浴露,吹风机等出来哥再给你找。

面面俱到,态度如同春风一样温暖,等没什么好交代了,依然赖着不愿走,脸朝着外边,脚尖还不愿意掰到门的方向。

小张站到到花洒前,身上就剩下条白平角内裤,腿生的小白杨一样直溜:

“齐哥你人可真好……”

小白杨笑的甜甜,露一排小白牙,睫毛长的像暗夜点泉的墨蝶,忽闪一眨,晃的齐铁嘴眼花头晕。

齐铁嘴每一个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在浴室办了小崽子,但是想想被二月红肏到浴缸里哭都喘不匀净气儿……

还是先算了。

“那你洗吧,哥先出去了。”

都是锅里的鸭子了,还能飞了不成。

……
……

等张日山洗完了,齐铁嘴也觉得身上黏,觉得配不上清爽干净湿润黑发根根立的俏丽小白杨,于是打发张日山玩游戏,自己也进去冲了个凉。

可再一出来,刚还兴高采烈打ps4的小伙子竟然霜打茄子一样蔫了,缩在沙发一角,眼泪吧嚓的,要多惹人疼,有多惹人疼。

齐老板穿白浴衣,散着胸怀,胸乳上两簇嫩色粉荷随着步子若隐若现,大腿长长的,带着水珠,白皙的了不得。

“怎么的啦?游戏打输了?”
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我可厉害了。”

齐八失笑,到底是小孩子家,莫名其妙的胜负欲可爱的要死。

“那怎么泪汪汪的了,哎呀看的齐哥这个心疼。”

“就,就我们不是规定不让叨扰业主么……”

张日山委屈唧唧的开口:

“我们同事刚敲门,说物业经理看见我进来了,明天要找我谈话。”

“他该不会是要辞退我吧,他们原本就不乐意用大学生的,嫌我们干不长。”

嗨,还当是什么大事儿呢。

齐铁嘴心里想,果然是学生,嫩的一把水葱似的,这算什么事情。

但转念一想,却另有了主意。

“也是,咱们小区是五星级住宅,物业出了名的严呢。”

“是、是吗?”

小张一下给唬住了,更怕了:

“那齐哥我怎么办啊。”

齐铁嘴沉吟一下:

“这么着,明天你们经理找你,你就说你是齐哥男朋友。”

“男……男朋友?”

“对啊。”

“管天管地还管的了员工谈恋爱吗?何况我还是业主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,听话,就照齐哥教你的说,一定就没事了。”

“好了,别上火了。”

“哥给你拿哈根达斯吃。”

齐八起身,却给坐上的人拽住了浴袍一角,软白的布料攥在青年漂亮的指关节里里:

“齐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……”

呦,小子比想象的要开窍啊。

齐铁嘴坐下来,语重心长,隐忍含情,表情语气全是在二次元里学来的套路,倒是用得顺溜:

“小张,你说呢?”

“你说齐哥为什么要对你好。”

张日山想了半晌,红了脸,到底没讲出来,一副生怕自己会错意的样子。

点到即止,齐铁嘴叹息似的表白:

“因为齐哥喜欢你啊。”

“小张,愿意当齐哥男朋友吗?”

“……”

小张脸蛋滴血似的红,半晌,下了决心似的:

“齐哥…我…我都明白了……”

“我愿意的。”

小白杨潮红着脸,眼睛蹭亮,像给银河水泡了个通透的星星。

……
齐铁嘴是给做晕过去的,醒来的时候,空调不紧不慢的吹着,小狼狗在身边床上坐着,清清爽爽的咬着小银勺子吃冰淇淋,看他醒了,还贴心的喂了他一口。

真他妈宾至如归。

“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齐哥要听哪个。”

齐铁嘴张张嘴,发现说不出话,纵欲过度,嗓子都叫哑了。

“哦,那我先说好消息吧。”

“齐哥,我把你游戏通关啦,你男朋友挺棒的吧。”

小狼崽子展扬出一个又甜又俏的小笑。

齐老板:……

(╯°□°)╯︵ ┻━┻

“好啦我知道你也觉得我很棒。”

小张低头舔了齐老板嘴唇,凉丝丝的带点甜:

“坏消息是我们学校紧急叫我们集合,不能好好陪着齐哥了。”

感谢学校,这他妈才是好消息吧。

“我不在的日子里,齐哥不要找别人哦,让我知道了,我要气的。”

说罢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齐铁嘴上了药膏的香喷喷的屁股,隐约的意犹未尽。

齐老板屁股一凉,挣扎着用气音表忠心:

“不找,绝对不找……”

……
……

当然只有嘴上这么说而已。

两次识人不清,齐老板心里气的直哼哼。

不找……

不找,才有鬼呢。

……
……
TBC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34)

热度(4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