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口三三

杂食,all真all八,吃饱挖坑

进补

林海雪原,牡丹江养的一片好水土,松蘑野味,鹿茸人参。

齐铁嘴因为跟人打了赌,此时带个貂皮帽子,裹的像个球,在山头上滚来滚去,打雪兔子。

冬天雪兔子最灵,一枪不准,一枪又不准。

齐铁嘴两腿一蹬,坐在雪地上,大棉裤落地啪嗒一声落地,哭丧着脸,哎哎叫唤:

“狗五个抠王八犊子,连条狗也不借我。”

哼哼唧唧骂了半天,再一抬头,却有个穿红兜肚的男娃娃,头上扎个小抓钮,咬着手指肚看他。

娃娃长得像年画上的,雪白一团孩气,漂亮的脸蛋上一对乌溜溜眼,亮晶晶瞧着齐铁嘴,藕节似的胳膊腿,肉乎乎脚踝上拴着一段红线,红线拖在雪地里,不知道一溜延伸到多远。

齐铁嘴眼睛亮了。

这是人参精啊,人参成精了,小孩子脾性,总爱四处瞎走,怕走丢了,于是从本体绕出一条红线,拴在脚腕上,好随时缕着线回去。

黄精可比雪兔子值钱,齐铁嘴抱了娃娃,顺着红线蹭蹭蹭走,想挖了参回去炫耀。

小娃娃圆滚滚的,在他怀里拱了一圈换个舒服姿势,眯着眼任着人走,走了半晌,忽听见脆生生的话音:

“叔叔~我到家了。”

小娃一开口,齐铁嘴给唬了一跳,把小娃娃摔了下来。

“你、你你你,会说话?”

小孩子落在白棉毯似的雪地里,毫发未伤。

“叔叔你是不是要吃我?”

“我爹说送日山回家的人都是想炖了日山进补。”

娃娃歪着脑袋,天真无邪。

这一开口,就觉得不是个大人参,而是个人了。

想吃你这话,就不怎么说的出口了。

“不是……叔叔就是,就是单纯的……送你回家。”

“呀。”

肚兜娃娃笑起来,眯起来的眼睛,甜得很。

“叔叔可真是好人。”

“日山以后要报答叔叔的。”

小家伙低头哼哧哼哧的从自己脚腕上拆一段红线,然后蹦着高高去够齐八的手。

红线缠在小指头上,打了个蝴蝶结。

“好啦,拉勾勾。”

“等我长大一些,就去报答叔叔啦。”

……
……

多年以后,《走近科学》栏目记者设立专访探究齐先生容颜不老,容光焕发的秘诀。

齐先生表情尴尬的看着记者,又看了看旁边桃花招子潋滟的青年,咳嗽几声。

“也没什么……就是……”

“中药药膳……”

“人参……补身。”


……








评论(31)

热度(293)